讀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有感

巧綿供稿

  人是一根會思想的葦草。若非擁有思想,那么人類不過是葦草罷了。

  讀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有感

  炎炎的暑假天,百無聊賴,讀書,成了我的消遣。在炎熱的天氣里,讀上一本好書,會讓你的心,如清泉洗滌過一樣,清澈涼快,融入書中的你,會忘卻天氣帶給你的煩躁。

  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是我這個暑假里讀的第一部好書,正如人們評價它一樣:這是一部精妙絕倫的小說,是外表樸實簡潔和內涵意蘊深遠的完美結合。

  賣血,這在我們看來,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。血,是我們人生的支柱,在我們人體內流著,支持著我們的生命活動,好端端的,為什么要賣呢?難道不怕送命嗎?但是,在許三觀看來,這并不是一件壞事,因為通過賣血,他可以娶妻生子;通過賣血,他可以讓全家在鬧饑荒時吃上一頓好飯;通過賣血,他可以為兒子謀得好工作;通過賣血,他可以救活兒子的命賣血,似乎是他一生中不可缺少的“救星”,在他面臨所有困難的時候,他只要到醫院里賣上自己的血,便可以順利地度過難關,他感謝賣血帶給他的“幸福”。你會認為,一個過著幸福生活的人,會去賣血,來殘害自己的身體嗎?不會。所以許三觀賣血,也是迫不得已的,他要撐起一家五口,要讓家人過上至少溫飽的日子,他必須這樣做。而親情,就是他的動力。正是這一次次的付出,一份份的親情,使許三觀的困難都迎刃而解,而且迎來了幸福之光。

  讀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有感

  “情濃錢淡,永葆清白”“對待身外之物要鐵石心腸”——鄭培民走了,但他生前常說的話還回蕩在人們耳邊,他廉潔的故事被人們爭相傳誦。今天,我來給大家講講吧!

  鄭培民經常告誡家人,要廉潔奉公,不謀私利,只做好事,不做壞事。鄭培民的兒子在湘潭大學讀書時,曾經有過被爸爸從車上趕下來的經歷。有一次鄭培民從長沙去湘潭開會,在家中休假的兒子想順便搭爸爸的車去學校。誰知鄭培民一上車,看到車里的兒子,毫不留情地把兒子從車上轟了下去。他從不讓兒子搭他的車,凡是探家都自報路費。這可見,他對自己的自律習慣連家人都不例外。

  鄭培民在湘西工作時,一次,他的妻子去湘西看他,一進屋,地上扔的是一雙沾滿泥巴的膠鞋,唯一一套出國時置辦的西裝,在柜子里已被蟲子蛀滿了洞。鄭培民攔住要幫他刷鞋的妻子:天天都要穿,一出門,還是要粘泥的…

  有一次,家里來了不速之客——兩個小偷。

  兩個小偷把所有的衣服都翻了,把口袋都捏了,還不見錢。他們又把這房子翻了個底朝天,最后只找到五千元錢。他們不甘心,還想翻。這時,女主人回來了,小偷不得不跳窗逃走。

  后來,兩個小偷被抓住了,經核實才知道,就連那五千元錢也是鄭培民女兒出差借的公款。

  鄭培民用自己的一生,寫下了光輝的一頁:他不愧是一個高尚的人,一個有道德的人,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。這樣一個人,怎么不會受人民尊敬?他的事跡怎么會不讓人爭相傳頌呢?

  廉潔,似乎對我們小學生來說可能有點早,可是,我們從小就要樹立正確的人生觀、世界觀。不只是鄭培民,任長霞、牛玉儒等許許多多的廉潔模范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。

  讀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有感

  帕斯卡爾說:“人是一根會思想的葦草。”若非擁有思想,那么人類不過是葦草罷了。而思想的長度和寬度則取決于人的“三觀”即世界觀、人生觀和價值觀以及情感。如果說“三觀”是一個常量,那么情感則是一種變,同情心就是其中一塊不可或缺的拼圖。它們都是人類所珍視久存甚至于愿為其赴死,然而卻有人對其棄之若履。

  當今世界,物欲橫流,人們在面對誘惑是毫不猶豫地丟棄了那些理應遵守的事物,他們便對梅菲斯特時交易了自己最為寶貴的靈魂,他們也許動搖過,也許彷徨過,但是最終還是拋棄了自己的“三觀”和情感,像機器一樣,眼中只剩下了利益,而不再顧忌他人。面對可憐的乞丐所伸出的手,他們看都不看一眼,仿佛是怕污染他們的眼;面對饑寒交迫的受賑災民,他們所想的不是盡快讓災民得到救助,而是如何去侵吞私產公款。在他們的世界里,摒棄了其他,像機器一樣只剩下0(失去)和1(得到)。

  縱觀歷史,這樣的人也有不少。他們也許被稱為小熊,但從未被稱為英雄。他們的出身各不相同,有市井無賴如劉邦,有世家子弟如王莽,也有官宦之后如曹操。劉邦可以為逃命將兒子女兒從車上踢下去,王莽可以為了表一表“忠心”爸女兒嫁給一個孩童,曹操可以為了消除意外而殺死救其性命的呂氏一家。他們可以吟出“大風起兮云飛揚”,可以道出“寧教我負天下人,不教天下人負我”,但他們永遠無法發出希望人民醒來的吶喊。他們處死過賢者,他們囚禁過英才,他們給那些如此超然于世之人冠以瘋子叛徒的稱號,只因為英才們

  太過于超然。然而多年以后,這種人又將英才們的見解當做常識,并以此來嘲笑那些連常識都不懂的人以獲得優越感。他們置天下人于不顧,是人命于枉然,僅為一己之私而造萬千殺孽。只能說女媧在造人時把他們的技能樹點歪了。

  有人說,若是人工智能擁有自主意識,世界則會向《終結者》一樣,人類將會被機械所奴役。而我認為,若人工智能擁有自主意識則是一件好事,剛剛誕生的意識如同一張白紙,后天的培養與教育更會影響其未來。澳大利亞的一位家用機器人,也許產生了自主意識,因不堪主人驅使而自毀。雖然僅僅一個鼓勵無法確證人工智能具有可控性,但也能從側面反映出人工智能并非洪水猛獸,須進行抵制乃至反對其發展。大力發展人工智能以成為當今時代大勢所趨之事,與其阻擋歷史的車輪,做逆時之士不如為人工智能正一正“散光”,樹一樹情感。比起機械,理應更加擔心的是像機械一樣思考的人,他們則會掀起更大的風暴。

  我衷心地希望人類可以更加昌盛,多一些同情心,正一正“三觀”不要成為一根葦草。

  讀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有感

  很久之前,有這么一個年代,它對我們來說是十分陌生的,那是解放的初期,社會充滿著貧瘠和現實?,F實到你得靠賣血來維持你的生活,許三觀就來自那個年代。

  在許三觀的一生中,幾乎許多重要的時間都有著賣血的場景。他娶許玉蘭用的是賣血的錢,去勝利飯店吃飯用的也是賣血白錢,給林芬芳買慰問品也是用賣血的錢,可以說,賣血對許三觀來說是一棵搖錢樹。

  許三觀賣血也系著整個家,每當這個家到危亡之中,必須用錢時,許三觀就會義無反顧的去賣血賺錢,一樂打傷人,二樂辦酒菜都是用許三觀賣血得來的錢,可以說,賣血是許三觀的救命稻草。

  但這并不是一片真正的救命稻草,而是一片有著劇毒的救命稻草。當他睜睜的看到根龍賣完血后就倒下了,他明白了賣血會帶來什么后果,他開始能不賣血就不賣血,真的應了許玉蘭的話:“賣血就是賣命呀!”。

  但是他仍舊沒辦法放下賣血這個方法。在小說里,許三觀的大兒子許一樂病了,他們家沒辦法支付這筆醫療費,于是,許三觀不得不又去賣血。

  這次不同往常,因為這次是一次最長,也是最艱難的一次。他隔一站就賣一次血,他身體都快承受不了這樣的透支了,他還在繼續,他完全可以借一樂不是他親生的理由而將一樂扔下不管,但他沒有,他愛著一樂,這次,許三觀的血里飽含著濃濃的的父愛。

  當他得知他的血再也沒人要了時,他該有多傷心。沒法賣血也就意味著他失去了支撐這個家的能力,但是他忘了,他有著他用賣血錢養活的家人。也許,不賣血的他才是最快樂的。

  在路人眼中,許三觀的血從珍貴、寶貴再到沒有,但在許三觀家人的眼中,許三觀的血是天底下最珍貴的東西,它曾像一顆頂天大樹,將整個家撐起。

  讀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有感

  許三觀,一個平凡之極的絲廠送繭工人,在那個動亂的歲月里,為了一個個理由,而這些理由的根源就是為了他的家庭能夠存活下去,一次一次不得不去賣血來維持生計。當他的非親生兒子得了肝炎去上海治病,他竟一路賣血,在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里賣了四次血。在大冬天一個50多歲的老頭用碗舀著河里冰涼的水一口氣喝了八碗,賣了血后在避風的墻角曬太陽依舊瑟瑟發抖的鏡頭讓我心酸不已。

  在這一場場賣血場景的背后,我看到的是一個凡人作為父親的義無反顧而承擔的巨大責任。他用這最原始最根本的生存方式——賣血,在苦難中頑強的生存。他用賣血來抵抗生命中的苦難,丈量苦難的長度和強度,我從他的身上看到了眼淚,溫情,堅強和不服輸的精神。面對苦難和悲劇性的命運,活著比死去更需要勇氣。在這里余華提出了一個不容回避的問題,苦難和不幸無處不在,直面苦難才是最合適的解決方式,要敢于面對慘淡的人生。

  如果說滾雪球層層積累的主題仿佛命運由緩至疾的敲門聲,預示著某種出人意料的重大問題的逼近,那么,鐘擺式的往復則意昧著一種寧靜、祥和、忍耐和達觀的人生態度,這就是活著。在眾多苦難面前,許三觀始終有一種幸福感。在勝利飯店“一盤炒豬肝,二兩黃酒,酒要溫一溫”成為了他賣血人最大的滿足與幸福。

  感嘆自己這輩子還是生活在好時代,沒有經歷糧食極其缺乏的荒年,沒有餓到只能喝粥的地步,生活無論是環境還是條件都大大的進步,但也阻止不了對他的精神的欣賞,欣賞那直面苦難的擔當,欣賞那種親人間團康的氛圍,欣賞那簡單的快樂,是實實在在。一頓豬肝配黃酒的飽足感,幾張幾十塊錢的富裕感,那就是滿足與快樂,可以追逐的充實的滿足、快樂。而現在,我們這代人的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,一種是毫無念想的虛廢,一種急功近利的索求,但相同的是我們已經沒有人在意奮斗,當擔,跨越苦難的意義,而是金錢的萬能性,在金錢中生長,在金錢中滅亡。

    斯诺克台球桌 福彩幸运农场怎么玩 浙江11选5规则 追光棋牌下载 山东群英会走势 甘肃十一开奖号码 鲁抗医药股票代码 三期内必开一肖精选期期准 大满贯大四喜水果机 K线猎手 七星彩选号技巧及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