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樸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元曲譯文及鑒賞

美玲供稿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是由白樸所創作的,詩人不僅以社會人生為背景,透視人生的價值與應有的歸宿;而且以宇宙萬物為參照,估量生命本體的存在——不過是一個稍縱即逝的過程。下面就是小編給大家帶來的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的譯文及鑒賞,希望能幫助到大家!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

  元代:白樸

  朱顏漸老,白發添多少?桃李春風渾過了,留得桑榆殘照。

  江南地迥無塵,老夫一片閑云。戀殺青山不去,青山未必留人。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譯文

  青春的容顏逐漸衰老,鬢角又增添了多少白發?桃李、春風就這么全都過去了,只剩下夕陽的余暉映出桑榆長長的影子。

  再次來到江南,無一絲煙火之氣,自己就像是一片飄逸的閑云。我留戀這青山,不想離開,青山卻不一定能永遠留在欣賞的人。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注釋

  清平樂:詞牌名,又名《清平樂令》、《醉東風》、《憶蘿月》,為宋詞常用詞牌。

  朱顏:紅顏,紅色的面孔,指的是年輕的面孔。

  漸老:慢慢地變老了。

  桃李:《詩經》中有“華如桃李”的句子,后世用來比喻青春年華。

  渾:全、整個。

  桑榆:指日暮。后常比喻晚年、垂老之年。

  迥:遠。

  無塵:不著塵埃,表示超凡脫俗。

  老夫:作者自指。

  閑云:悠閑無礙的白云。古人常用來形容自己無為逍遙的品性。

  戀殺:愛殺。殺,用在動詞后面,表示程度之深。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創作背景

  此詞從未有人編年。據詞中提到的地名“江南地迥無塵”,時間“老夫一片閑云”,說明這首詞也是晚年寓居建康時所作。其上限不得超過元世祖至元十七年庚辰(1280年)。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賞析

  上闋四句慨嘆流光倏忽即逝,轉眼之間,青春已逝,遲暮之年已匆匆到來。第一二出句語平實自然,但欠意象與內蘊;然第三四句對這藝術上的欠缺立即作了恰如其分的補充:“桃李春風渾過了”不啻是“朱顏漸老”的內蘊,它以“桃李春風”這帶有模糊性的美的意象,使人產生豐富而美麗的聯想,想見詩人青春年少之時曾有過怎樣令人神往的、銷魂的經歷。“渾過了”這一“渾”字用得極好,看似俚俗,意蘊甚豐,它既有“等閑”之意,又有“全部”之謂,用于句中就把“一切的一切全部白白流走了”的悵惆之情作了確切而完滿的表達,真可謂以一當十,又能體現時代和個性的特征與風格。“留得桑榆殘照”與“白發添多少”又是一組相輔相成的對應?!逗鬂h書·馮異傳》云:“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”。“桑榆”一向為晚年的代稱。詩人這里將“桑榆”與“殘照”連用,就描繪出一幅夕陽西沉,斜暉照在桑榆之間的圖象,這樣就把抽象的代稱變成了形象的寫照,把人生的暮年晚境作了富有視覺性的象征性的表述。尤其與“桃李春風”對比,更顯出桑榆之年的蒼涼凄惻。

  此詞下闋首句“江南地回無塵”即指詩人回金陵之后所過的脫離“紅塵”的隱逸生涯。白樸早年身居北國,曾受教于大詩人元好問家中。元朝統一后徒居金陵,放情于山水之間,寄情于翰墨之中。“地回無塵”四字頗具匠心,詩人不說“人回”而說“地回”暗喻其徒隱江南系順應天地運轉的自然規律;而“無塵”既寫出江南天明地凈的山光水色,也暗喻詩人從此離開了世俗的“煙塵”。“老夫一片閑云”進一步表達了白樸晚年那種超脫、豁達的心情,他把自己比作一朵自由自在地飄逸于天際的“閑云”。此句很可能是從李白“孤立獨去閑”句脫化而來,但由于主體對象的轉移,而賦予了全新的內容。“戀殺青山不去,青山未必留人”二句是此詞的點睛之筆:詩人留連忘情于青山,這表現了詩人對大自然的無限鐘情。

  然而人的生命畢竟的是短暫的,與千萬年青青的山巒相比,人生不過是流星劃過長空船的一瞬,因此青山即使有情而欲留人在,也“未必”能把人常留于她的懷抱之中。詩人不僅以社會人生為背景,透視人生的價值與應有的歸宿;而且以宇宙萬物為參照,估量生命本體的存在——不過是一個稍縱即逝的過程。這大概就是這首小詞令人回味咀嚼不已的主要原因。

  《清平樂·朱顏漸老》作者介紹

  白樸(1226—約1306) 原名恒,字仁甫,后改名樸,字太素,號蘭谷。漢族,祖籍隩州(今山西河曲附近),后徙居真定(今河北正定縣),晚歲寓居金陵(今南京市),終身未仕。他是元代著名的文學家、曲作家、雜劇家,與關漢卿、馬致遠、鄭光祖合稱為元曲四大家。代表作主要有《唐明皇秋夜梧桐雨》、《裴少俊墻頭馬上》、《董月英花月東墻記》等。

    熱門標簽

    斯诺克台球桌 秒速飞艇历史开奖记录 排列三大数据 急速赛车开奖 深圳风采中奖金额 广西11选5开奖记录 _澳门网上博彩 *明天股票涨停 江西快3推荐一定牛 pk10官网开奖直播现场 天津时时彩多久开一期